但我明白地晓得

2016-12-24 15:07

  比拟手术的苦楚,更难受的是做完牵引后的体能练习。梁小群第一次脊椎牵引术做完之后,她的头发全体被剃光了,头上戴着钢环,用10颗钢针穿入头皮固定,腰上还有3颗钢针穿过骨盆。她须要24小时戴着这个金属架子做牵引,直到实现最后一次大手术。为了锤炼心肺功能,使体能到达能做下次手术的请求,梁小群必需戴着金属架爬楼梯,15层高的楼,天天爬五六次。她有时爬累了出汗,又导致伤口发炎或者滑针,那种钻心的疼痛让梁小群忍不住落泪,“我有时会想废弃,会想为什么要来医院遭这个罪,但我明白地知道,假如不做手术,我很有可能瘫痪或逝世亡。想到这,我咬咬牙又保持了下来” 。

  还需调剂

  在病院,梁小群结识了良多跟她一样患脊椎侧弯的病友,常常相约一起爬楼梯。当痛苦悲伤和辛劳压得他们想临阵脱逃时,他们就相互“对骂”,加油鼓劲,“你心肺功效这么差,未来怎么做手术啊?”“你这么勤,直接回家好了”……每次有病友要做手术时,大家都相约把病友送到手术室门口,手术做完了之后,大家再一起得手术室门口把病友接回病房。“我做手术的时候,病友们也这样接送过我,我也接送过别人,大家都晓得做手术的不轻易,靠这样小小的典礼感来给对方加油打气。”梁小群说。

  梁小群给记者看了她在医治时拍的照片,从脖子到腰都是手术创痕,大概有40多厘米长。梁小群自嘲道:“由于我上身比拟短,要是个子高的话,手术伤疤更长。”